吉祥棋牌

發稿時間:2018年09月19日來源:黨委宣傳部作者:宣平


南農的曆史上,有一個有意思的現象。有一個人,和金善寶有著幾乎相同的人生軌迹:都是南高師農科最初的學生,上個世紀20年代初期從學校畢業,都在恩師鄒秉文的推薦下從事過農業技術推廣的實踐工作,都在1930年,以三十多歲的年紀遠赴美國康奈爾深造,又都在1955年这一年双双成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(院士)。这个人,就是我国现代棉作科学的主要奠基人冯泽芳。他和金善宝,一个是“小麦大王”,一个是“棉田守望者”,他们为了天下苍生的“温饱”二字殚精竭虑,在农业科學研究和农业高等教育领域不辍耕耘;他们是南农校园中两棵挺立的松柏,四季长青。

1918年,馮澤芳考入南京高等師範學校農業專科。家境貧寒的馮澤芳當初來到南高師,更多的是因爲這裏免收學費和夥食費。年輕的馮澤芳當時也沒想到,自己會從此一頭紮進棉田裏,再也拔不出來。

曾經,馮澤芳中學畢業後差點因爲經濟原因不能繼續上學。也許正因爲此,他更加珍惜來之不易的深造機會。南高師的學術氛圍和研究條件,又給予馮澤芳向上攀登的支點。在南高師修讀農業專科的三年內,馮澤芳既博學理論,又注重實踐,在報刊上發表了關于農業的文章6篇和譯文1篇,開啓了他農學生涯輝煌篇章。 

1921年,馮澤芳專科畢業時,適逢學校升格並改名爲東南大學。按學校條例規定,原專科學生,繼續補讀修滿學分後,可獲本科畢業文憑。馮澤芳一邊工作,一邊補讀學分。在半工半讀的日子裏,他先後做過東南大學助教、江蘇省立第三農校和第一農校教員。四年中,他學研不辍,又發表論文7篇,譯文1篇,還編著了一本中專教材《中等棉作學》(中華書局出版)。他的論文《中棉之形態及其分類》,對中棉究竟有多少種性狀和類型,作了系統全面的介紹。此篇論文奠定了中國亞洲棉分類的基礎。另一篇論文《中棉之孟德爾性初次報告》,是在孟德爾定律發表後,首次應用于中棉研究,該研究是中國亞洲棉遺傳研究的先導。一個正在努力獲取大學本科文憑的專科生,敢于嘗試研究這等尖端課題,並且一鳴驚人,其膽識與才智,令人驚歎。

1930年,已過而立之年的馮澤芳,在江蘇省立通州(現南通)棉作試驗場有一份穩定的工作,和妻子孟成玉在南京安家立業。可誰也沒想到,這個年紀的馮澤芳,竟然考取美國康奈爾大學的留學生,並且執意前往,毫不遲疑。

在康奈爾,他繼續堅持以實驗鋪就理論創新之路,埋首于棉花育種。當時的棉花育種工作,做成功的都是純系育種和同種之雜交育種。爲了拓寬育種途徑,國內外學者多次進行過美洲棉與中國亞洲棉的雜交。由于這是種間雜交,很難成功,即使少量雜交成功的,其第一代也都不育。學者們都不明白是何緣故。

馮澤芳要解開這個迷,徑自開展了自己的研究工作,他一頭紮進溫室裏栽培棉花。開花吐絮的棉株上面,挂滿了記載各項數據的紙片,引得同學們常在窗外駐足觀看,將之戲稱爲聖誕樹

功夫不負苦心人。1932年,他以自己對棉花雜交育種理論的精到見解,獲得了碩士學位。1933年夏,他又因論文優異獲得哲學博士學位,並獲得學校頒發的優秀畢業生金鑰匙。他的博士論文《亞洲棉與美洲棉雜種之遺傳學與細胞學的研究》發表在權威的美國《植物學報》上,這篇論文解開了當時國際植物學界的難題,爲棉花育種研究開辟了一個新的方向,引起國際植物學界的重視。

1933 , 馮澤芳學成歸國,來到中央棉産改進所擔任副所長。那個時候的中國,尚處于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環境中,種植業幾乎完全是“靠天吃飯”。從美國回來的馮澤芳,靠著深厚的理論功底和豐富的實踐經驗,想要給中國的棉花生産來個“翻天”式的革新,著手改進國內棉花種植的品質。

1933年,馮澤芳接手前任,主持31個中、美棉品種在南北棉區進行區域試驗。四年後,他成功證明斯字棉4號成熟早、産量高,增産10.6%-66.7%,適于黃河流域棉區種植;德字棉531在長江流域表現豐産優質,平均增産14.8%。尤其是斯字棉更爲突出,比脫字棉、靈寶棉增産36%,比本地小洋花(退化美棉)增産65%。這兩個品種推廣之後,深受當時廣大中國棉農的歡迎。在馮澤芳的推動下,棉花在國內各主要農作物中,最先完成全國性的品種區域試驗,使中國與蘇聯並列成爲最早實行國家級棉花品種區域試驗的國家。

抗戰時期,我國主要棉區大部分淪陷,大後方缺乏原棉,更缺乏優質原棉。1938年,馮澤芳遠赴雲南,看到了多年生海島棉,形同小樹,習稱“木棉”。經其反複鑒定,查閱多方資料,發現這種離核木棉屬優質長絨棉。于是,他開始積極倡導研究和推廣木棉,引起了社會各界人士的重視。很快,金融界與實業界配合地方政府組成木棉貸款團和推廣委員會,在雲南開遠設立木棉試驗場,貸款100萬元,並制定出一整套領取墾荒地和貸款的詳細方案,扶植農民種植木棉。經各方共同努力,僅幾年時間,雲南的木棉遍地花開,7萬多畝白得炫目的木棉花,照亮了馮澤芳的夢想。

冯泽芳组织同仁开展中国棉區划分研究,这是他對中国棉花生产的另一个重大贡献。他通过研究实践告诉大家,一个棉花良种,只在某个特定棉區才能优质高产,而不能放之四海而皆准。一个棉區的棉种移至另一棉區种植,产量有下降的趋势。他的棉區划分研究,将棉區这个概念明确下来,奠定了棉花区域试验方法和棉區划分理论,對以后的品种试验和良种推广具有重大的实用指导意义。在此之后,我国的棉區划分研究,基本上都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的。

冯泽芳對于棉花有着纯粹的爱,同样被他这样深爱着的,还有他的青年学生。他曾说:“我一生最爱的,一是棉花,二是青年。”他在《科学》杂志上著文赞誉青年学者俞启葆在短期内发现两个连锁群;发现奚元龄踏实好学,就鼓励他钻研棉花细胞学,并为他关于棉属细胞研究之专著撰写重要序言,为他申请名额赴英国深造;他见徐冠仁的水稻遗传工作很出色,极力推荐其晋升副教授,帮他申请奖学金赴美深造。在冯泽芳的言传身教下,当时的中国,涌现出一大批德才兼备的农业科技人才。

描繪馮澤芳們的人生軌迹,很多有意思的現象帶給我們一些規律和啓示,這些從南高師走出來的優秀的農業科技人才,是什麽吸引著他們在離開之後又眷眷不舍,重新回到母校的懷抱繼續耕耘;是什麽支撐著在他們30多歲的年紀,抛家舍業地遠赴重洋,只爲著心中那個科教興農富民興邦的夢想;是什麽鼓舞著他們在農業科研和高等農業教育的領域孜孜以求,建功立業……無疑,這就是一種南農精神,一份濃濃的南農情懷。


編輯:

閱讀次數:2894